欢迎来到,中国法制网!

网站地图 RSS订阅 TXT地图 XML地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国法制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访谈 >

抽地下水,抽走了耕地290.6763亩,农民土地遭“碰瓷”

中国法制网 时间:2020年10月22日 18:51
豪车会遇到“碰瓷”,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岗泉村泉眼第四村民小组农民(以下简称“泉眼村民”)价值约3亿元的32.4亩土地,竟然也遭到了“碰瓷”……一家企业长期使用泉眼村民地下水,便称其享有地面土地所有权。
土地遭企业窥觑 村民成诉讼第三人
2019年5月,泉眼村民接到法院通知,要他们作为涉案第三人参加一起土地案件的行政诉讼。原来,中山温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温泉公司”)起诉中山市自然资源局(原中山市国土资源局)要求撤销中山市人民政府于2013年3月14日为泉眼村民核发的中府集有(2013)3100243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以下简称“涉案土地证”),把三处地块共32.4亩,归中山温泉公司享有的土地,改变性质登记在涉案集体土地证中,其理由有三。
一是,1975年,原中山县革命委员会《关于县饮食服务公司征用作物、旱地兴建温泉的批复》(中革[1975]第84号,以下简称“84号批复”),同意中山县饮食服务公司征用泉眼村民的集体用地17.4亩土地用于兴建温泉。

(图为中山县革命委员会批复文件)
二是,1981年1月9日,原广东省佛山地区行政公署《关于中山县温泉旅社征用土地的复函》(佛行办复[1981]007号,以下简称“007号复函”),同意温泉旅社征用泉眼村民集体用地9亩用于兴建职工宿舍、停车场、汽车站、游船码头等。

(图为佛山地区行政公署复函)
三是,1988年1月18日,中山县三乡镇泉眼村民委员会与中山温泉签订的《划拨泉眼区内鱼塘三口的协议》(以下简称“协议”)约定,将泉眼村民的三口鱼塘共计6亩地划拨给了中山温泉公司长期使用。中山温泉公司支付给村委会土地补偿费2.4万元。

(图为村委会划拨土地《协议》)
中山温泉公司要享有以上三处土地的使用权,须两个条件:首先是涉案的三处土地必须是国有;其次,中山温泉公司必须获得这三处土地国有使用权证。中山温泉公司是否具备享有以上涉案土地的条件呢?
“烂尾”土地依法“归”农民
我们先来看看84号批复和007号复函两处征用地的情况。
1958年《国家建设征用土地办法》(以下简称“58年土地法”)第十四条规定:“已经征用的土地,所有权属于国家。用地单位应该将征用的土地,绘图造册,一式两份,送当地县或者市人民委员会审核盖印后,一份存县或者市人民委员会备查,一份由用地单位自己保存。”
84号批复和007号复函两处用地,由于违反58年土地法第一、二、四条的规定,即不是国家建设需要、不是国家兴建的工程,这两家用地单位均没有取得绘图造册、由国土部门审核盖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利证书,这两个项目最终没有批下来成为了烂尾楼。
58年土地法第十五条还规定:“已经征用的土地,如果用地单位因计划变更或者其他原因不使用或者不全部使用,必须把不使用或者多余的土地交由当地县级人民委员会拨给其他用地单位使用或者交给农民耕种。”84号批复征用的17.4亩土地和007号复函征用的9亩土地,按58年土地法规定,后来交还给了泉眼村民耕种。这两处征地由于没有完成征地手续,权属仍然属于泉眼村民集体所有。两处地块留有废弃建筑,由于清除废弃建筑物复耕需要大量投入,泉眼村民没有实力投入这笔钱,无法在废弃建筑物空隙耕种,只得计划等待清除废弃建筑物后恢复耕种。

(图为84号批复涉及的17.4亩土地上留下的烂尾楼建筑物,摄于2020年10月6日。)

(图为007号复函涉及9亩土地上留下的不能复耕的烂尾楼建筑,摄于2020年10月6日。)
另,村委会《协议》将泉眼村民集体所有的三口鱼塘6亩地“划拨”给温泉宾馆长期使用,属于违法行为。1987年《土地管理法》(以下简称“87年土地法”)第8条第2款规定:“村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已经分别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业集体经济组织所有的,可以属于各该农业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民集体所有”;第23条规定“国家建设征用土地,建设单位必须持国务院主管部门或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按照国家基本建设程序批准的设计任务书或者其他批准文件,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提出申请,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审查批准后,由土地管理部门划拨土地。”根据此规定,村委会没有“划拨”土地的职权。其实,该《协议》明确约定:三口鱼塘是给中山温泉公司长期使用。中山温泉公司支付给村委会2.4万元费用,是租赁法律关系。没有发生土地国家征收,土地权属仍然归泉眼村民集体所有。况且,村委会没有得到泉眼村民集体决定或授权,无权处分泉眼村民集体土地。

(图为村委会《协议》违法“划拨”的鱼塘现状,水已经干涸,处于撂荒待耕状态。摄于2020年10月6日。)
人民政府为村民核证确权合法
2012年10月,泉眼村民向国土部门申请集体土地所有权总登记,国土部门通过测绘确定申请人集体土地所有权宗地图,经过调查核实,完成登记后,依法于2013年1月17日至2013年2月17日,对包括涉案土地在内的泉眼村民的土地进行了公告,将“公告张贴于村府宣传栏及涉案土地所属片区内,内容包括涉案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发证的农村集体土地范围面积等。公告期内没涉案土地权利人及其他权益相关人提出异议”,中山市人民政府便向泉眼村民核发了中府集有(2013)3100243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以下简称“集体土地证”)。
目前,84号批复和007号复函用地,除了以上两份批准用地的文件外,既没有用地单位持有的涉案国有土地使用权利证书,也没国土部门留存相关备查资料,充分证明,这两处涉案土地并没有真正完成征地手续,按58年土地法的规定,应该归还给了农民。村委会《协议》只是土地租赁关系,其土地所有权属,仍然归泉眼村民集体所有。可见,国土部门把这三处土地登记在泉眼村民集体土地证中,中山市人民政府为村民核发权属证是完全合法的。
需要特殊说明的是,在泉眼村民向国土部门申报集体土地证的同时,2012年12月19日,中山温泉公司也曾向原中山市国土资源局三乡分局提交了申请,为涉案32.4亩土地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但没有下文,可见国土部门认为其申请不合法。中山温泉公司在后来的答辩中称,他们对公告内容不知情是站不住脚的,因为烂尾楼建筑物上也张贴有公告,既然中山温泉公司声称这三处土地归给他们享有,国土部门把为泉眼村民核发土地证的公告张贴于他们“享有”的土地建筑物上,他们在7年后才发现,这不符合逻辑。

(图为2013年1月张贴于村委会及烂尾工程墙壁上土地确权公告)

(图为中山温泉公司2012年为案涉32.4亩土地办理土地证申请截图)
中山温泉公司声称涉案土地为其享有,他们是否拥有这三处涉案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利证书或者与这三处土地有关联关系呢?
碰瓷,与涉案土地“风马牛不相及”
通过企业档案资料查询得知,中山温泉公司是2010年3月26日,由中山旅游产业有限公司与香港霍英东基金有限公司投资成立的合资的企业——中山温泉变更名称而来,合作期满后外资撤出,更名为中山温泉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山温泉公司;中山温泉公司及其所涉及到的股东。通过企业档案资料查询还得知,中山温泉公司与84号批复涉案土地使用县饮食服务公司和007号复函土地使用方中山温泉旅社没有任何隶属或关联关系,用法律术语说,中山温泉公司与84号批复涉案土地和007号复函涉案土地是不同主体,而且也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
 
(图左为境内外资本合资成立的中山温泉执照,图右为合资到期海关业务注销通知)
《协议》虽然把6亩鱼塘划拨给了中山温泉,但根据87年土地法规定,村委会《协议》“划拨”土地违法,没有通过国家政府部门的征用程序,其性质仍然是村民集体土地,中山温泉公司拥有的使用三口鱼塘6亩土地的权利只能是租赁性质。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中山温泉公司并不在泉眼村,选址地点位于三乡镇雍陌村,1979年申请批地120亩,建有主楼、别墅十几栋以及中西餐厅,而且办了权利证,与涉案土地的三乡镇岗泉村相距3公里多;另外,申请批地的时间各不相同,饮食服务公司是1975年、温泉旅社是1981年。中山温泉公司与泉眼村民有土地租赁关系的除了《协议》涉及的土地外就是地下温泉水。
由于温泉水的泉眼位于泉眼村所在地,中山温泉公司常年抽取地下水经营造成地下水位降低,人畜饮水出现困难,村民的房屋墙身开裂,地基出现塌陷。2009年,泉眼村民委托岗泉村村委会向中山温泉公司提出停止抽取地下水的要求。2009年6月22日,村委会与中山温泉公司达成协议:中山温泉公司从1982年1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支付给泉眼村民地下水管理费60万元。次日双方又签订补偿条款:中山温泉公司支付给泉眼村民40万元,作为2009年1年的管理费,2009年度结束后,另行签订管理费协议。自2010年始至2018年,中山温泉公司每年给泉眼村民支付8万元地下水管理费。 中山温泉公司交管理费的行为也证明涉案土地所有权属于农民集体。
 
(图为中山温泉公司常年抽取地下水,造成泉眼村地面塌陷出现裂缝)
2019年,中山温泉公司拒绝支付8万元地下水管理费,并向法院起诉原中山市国土资源局,称涉案三处32.4亩土地归其享有,请求法院撤销原中山市国土资源局为泉眼村民颁发核发的中府集有(2013)3100243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
无理裁判,“指鹿为马”
中山温泉公司明知2012年12月19日向原中山市国土资源局三乡分局申请为涉案32.4亩土地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未获准许;明知2013年1月16日,原中山市国土资源局涉案土地登记行为在泉眼村公告栏公示,而起诉称:2018年10月16日才知道国有土地改变性质为集体土地,分明是虚假诉讼。法院本应驳回,但是——
2019年9月4日,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行(2019)粤2071行初760号判决书(以下简称“760号判决书”)却认为:“17.4亩、9亩土地非集体所有……”“中山温泉公司是案涉土地的实际使用人,泉眼地四经济社(泉眼村民)对此予以确认”……判决:“撤销原中山市国土资源局核发的中府集有(2013)3100243号集体土地证所有权证。”

(图片法院760号判决书截图)
法院760号判决书仅仅凭征地批文,否定中山市政府依法为农民集体核发的土地权属证,明显违背事实。批文最多只能说明政府同意征地,不是土地权属证,依法不产生物权效力,土地实际征用没有,征用了多少。按58年土地法十四条“ 用地单位应该将征用的土地,绘图造册,一式两份,送当地县或者市人民委员会审核盖印后,一份存县或者市人民委员会备查,一份由用地单位自己保存”的规定,应以“绘图造册、由国土部门审核盖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利证书”和国土部门留存的备查资料为准,而国土部门的档案馆里除了这两份批文外,没经国土部门盖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利证书,也没有备查资料,充分证明这两处土地没有征用完成。按58年土地法第十五条“被征用的土地剩余或者其他原因不用退还给农民耕种”的规定,应归还给农民耕种。实际上,到目前为止,这两处土地也是农民计划待恢复耕种的农用地。退一步讲,就算是国家已经征收了,那么登记的权利主体是谁?法院应当以权利凭证为依据裁判,再说,17.4亩+9亩=26.4亩,怎么计算出来是32.4亩?还有,就算是土地争议,也只是32.4亩自然资源局的登记问题,可法院判决竟然把市人民政府为农民集体合法核发的290多亩土地权属证全部撤销,相当于剥夺了泉眼村民所有的土地。
如果84号批复与007号复函征地归中山温泉公司享有,任其荒废长达44年不用,也不符合常理。再退一步讲,就按判决书的认定,涉案土地已是国家所有。那么,起诉的主体怎么也轮不到中山温泉公司,是典型的虚假诉讼,该判决漏洞百出。
特别需要说明的是,该案最为重要的焦点是中山温泉公司与涉案土地的登记行为是否有利害关系?判决书认为,“中山温泉公司是案涉土地的实际使用人,泉眼第四经济社(泉眼村民)对此予以确认”,从而支持中山温泉公司享有涉案土地所有权属的诉求。
泉眼村民确认的是,中山温泉公司使用他们的地下温泉水和划拨的鱼塘土地,而法院却断章取义认为,中山温泉公司是涉案土地的实际使用人,认定中山温泉公司与村民土地登记行为有利害关系。即使认可使用地下温泉等于实际使用地面涉案土地上两处废弃建筑物,也仍然还是一种租赁关系,几十年来,中山温泉公司每年支付给泉眼村民8万元费用就是很好的证明;另《协议》租赁的土地,中山温泉公司一次性支付给了村里2.4万元租金,也同样是租赁关系。
法院判决应以事实为依据,几十年来村民一直都是涉案土地84号批复和007号复函涉及土地的所有人和实际使用人,而不是中山温泉公司,卫星地图显示,涉案土地除了不能耕种的外,其余都是农用地。可见,法院的判决没有以事实为根据,完全是站在企业一方,帮企业侵占农民的土地。法院760号判决书如此判决,纯属“指鹿为马”,相当于认同,长期租房者便享有房子的产权一样“荒唐”。

(图左为中山温泉公司与自然资源局合谋完成的涉案用图,侵占农民土地面积为35.25亩;图右红框内为涉案土地卫星实图,除烂尾建筑外,其余为庄稼地,可见涉案土地实际使用人是村民)
泉眼村民上诉,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20行终1483号行政裁定书认为,“涉案土地所有权证书记载的权利人为泉眼第四经济社……泉眼第四村民小组不是本案适格当事人……”驳回上诉。

(图为二审裁定截图)
而泉眼村第四队经济社,该组织机构代码证2016年9月18日已经失去效力,依法不能继续使用。该社名下的土地属于泉眼村民集体所有。泉眼村第四队经济社是泉眼村民曾经设立的经济实体,与泉眼第四村民小组是同一主体,另外,该经济社的公章一直被村委会非法控制,泉眼村民无法维权使用公章。2017年6月泉眼村民换届选举,政府已经确定泉眼村民称谓就是:中山市三乡镇岗泉村泉眼第四村民小组。2017年9月6日泉眼村民召开村民会议决定,依法维权的称谓也是:三乡镇岗泉村泉眼第四村民小组,村民的上诉状明确列明上诉人包括:原三乡镇泉眼村第四队经济合作社或三乡镇泉眼村第四生产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明确规定“村民小组具有主体诉讼资格”。
中山市三乡镇岗泉村村民委员会为另一诉讼案中出具的证明也显示:“泉眼第四村民小组及泉眼第四经济合作社和泉眼村第四村民小组,同为一个主体。”

(图为村委会证明)
 
国土部门前后“变脸”存猫腻
非常蹊跷的是,中山温泉公司2012年12月19日向原中山市国土资源局三乡分局申请,为涉案32.4亩土地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国土部门未批准,可见国土部门认为中山温泉公司的申请不合法,并于2013年给泉眼村民核发了集体土地权属证书。另外,被告中市自然资源局一审也辩称:涉案集体土地属于集体所有,程序合法,事实清晰,资料齐全,应予以维持,温泉公司与涉案土地登记行为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对其起诉应予以驳回。到此为止,可看出中山市自然资源局是站在公道立场上在办事的,令人遗憾的是一审判决后,国土部门就大“变脸”了。

(上图为国土部门的答辩状)
法院760号判决书支持中山温泉公司诉求,是涉嫌严重错误的判决,可是,自然资源局却不上诉,任其错误判决生效。令人感到震惊的是,2020年1月,村民不服二审裁定申请再审,就在广东省高院进行审查期间,中山市自然资源局却组织涉案土地权属争议行政裁决,2020年8月5日,泉眼村民负责人赶到该局参加调解,没见对方人员,只有该局经办人郑某文。当即,村民指出该局在涉案土地纠纷行政诉讼中一审是被告,二审是被上诉人,再审是被申请人。而再审正在审查期间,现在主持行政裁决不合法,应当依法回避,郑某文让村民等答复。可是,第二天该局就迫不及待地注销了中山市人民政府为村民核发农民集体的土地证,并把注销公告张贴于在烂尾楼的墙上。2020年9月25日,村民又收到了该局与中山温泉公司合作在村民土地红线范围内划出35.25亩用地图。
中山市自然资源局前后180度大反转“变脸”,简直让人难以信。当下国家三令五申保护耕地,反腐呈高压态势,公职人员如此胆大妄为,设计的虚假诉讼,诈骗农民耕地290亩?然而,整个事件发展过程留下的证据足以让村民相信,耕地遭官商勾结“碰瓷”,农民290多亩耕地倾刻消失。农民恍然大悟,中山市自然资源局不上诉的面纱终于被揭开,原来他们串通一气,顶风违法违纪,利用公权帮助涉嫌违法犯罪人员诈骗农民土地,随意剥夺农民集体赖以生存的土地权财产权,村民坚信党中央国务院保护农民耕地的英明决策,决心将涉案情况向党中央国务院反映,不惜走上漫长的上访、投诉之路......
更为滑稽的是,中山市自然资源局注销中山市人民政府为村民核发的中府集有(2013)3100243号集体土地证的通告,该土地证号土地面积为290.6763亩,通告上却写成290.6763平方米(0.44亩,不足半亩)。初看像是笔误,作为正式公告文件,特别是国土部门天天与土地面积打交道把亩误写成平方米,这种失误几率比买彩票中大奖还低,分明是想用此糊弄百姓,注销290平方米老百姓不会做出过激反应,但把泉眼村民的土地证注销了,实质还是注销了290多亩土地。中山市自然资源局用这种下三烂的江湖骗局做法忽悠老百姓,严重损害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确实不应该是政府部门所为(见下图)。

(图为中山市人民政府为村民核发的中府集有(2013)3100243号集体土地证明资料,面积为290.6763亩)  

(图为注销公告,把中府集有(2013)3100243号集体土地证290亩写成290.6763平方米)
法院不能“助纣”企业侵占农民耕地
土地是农民的赖以生活生存资源,在计划经济时代,泉眼村民为了支援国家建设,政府需要用地,都是要哪里给哪里,要多少给多少,而且几乎等于白给,除了极少的补偿费外,对农民的补偿主要体现在减免抵扣公粮上。84号批复和007号复函征地最终未完成,按当时的土地法规,土地还给了农民耕种,所有权就应该还是农民集体的。村委会《协议》划拨土地属于违法,《协议》与国家法律相抵触的条款不应受法律保护,被划拨的土地所有权仍然归农民。国土部门对以上涉案土地依法确权给泉眼村民是合理合法的。如有企事业单位需要征用土地,应该根据现在的土地管理办法,向国土部门申请,经审核通过后,由政府部门根据政策向农民征地,并给予相应补偿。而不应该投机取巧,采取“碰瓷”的方式抢占农民的耕地。
粮食是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粮食安全则国家安全。在建国之初,国家为发展工业,实现“剪刀差”政策,农民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致使农村处于贫穷落后状态,农民更是属于弱势群体。城市二三产业得发展后,国家实行城市反哺农村的政策,为了长治久安和保障粮食生产安全,出台了一系列的保护18亿亩耕地红线的相关政策。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大统筹城乡发展力度进一步夯实农业农村发展基础的若干意见》,紧接着,国土资源部、财政部、农业部发出《关于加快推进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工作的通知》:坚决守住耕地保护红线,建立保护补偿机制,加快划定基本农田,实行永久保护。加快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等确权登记颁证工作。
今年9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坚决制止耕地“非农化”行为的通知》强调:耕地是粮食生产的重要基础,解决好14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必须守住耕地这个根基。各有关部门要按照职责分工,履行耕地保护责任。
法院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防线,也是保护耕地安全,保护弱势群体和农民合法权益不受侵犯的国家机器,个别村干部不懂法,把集体土地划拨给企业,法院应该纠错,而不应该将错就错,放任侵害耕地行为发生,更不应该支持财大气粗企业财团欺负弱势群体农民,使用地下水就企图“碰瓷”地面土地的荒唐诉求。耕地安全则粮食安全、国家安全,农村稳定则国家稳定。法院应站在国家粮食安全、国家稳定的高度和维护地方安定团结的角度依法进行判决,而不应站在某个小团体利益角度进行无理裁判,剥夺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法官审判案件,应当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秉持公正的立场,不能是助纣为虐的工具,决不能是制造破坏社会稳定的源头。 
目前,该案申请再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经立案,案号为(2020)粤行申157号。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资源,如果被“碰瓷”侵占,极有可能引发群体事件,甚至流血冲突,我们相信,官商勾结侵占农民的权益只是个别现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定能站在公道立场上,站在维护弱势群体农民利益和维护地方安定团结的立场,做出公正的裁定判决。

  (图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案件受理通知书)
抽地下水,抽走了耕地290.6763亩,农民土地遭“碰瓷”的相关资料:
  标题:抽地下水,抽走了耕地290.6763亩,农民土地遭“碰瓷”
地址:http://www.lanzms.cn/canyinmeishi/10202311.html
 

抽地下水,抽走了耕地290.6763亩,农民土地遭“碰瓷”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抽地下水,抽走了耕地290.6763亩,农民土地遭“碰瓷”
  本文地址:http://www.liaojy.cn/xiaoyuanfangtan/10222181.html
  简介描述:豪车会遇到碰瓷,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岗泉村泉眼第四村民小组农民(以下简称泉眼村民)价值约3亿元的32.4亩土地,竟然也遭到了碰瓷一家企业长期使用泉眼村民地下水,便称其享有...
  文章标签: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